【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二
连化清坐在那把木椅上,双手被一只手反铐到椅背后面,男人倾身,单膝跪在他两腿之间的椅面上。双眼微眯,目光中透露着些许危险的信号。单手挑起连化清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轻描淡写,却难以挣脱。
连化清蹙眉,紧闭双眼,偏头不去看他。
〖〗究竟是如何到了这一步境地...
连化清心乱如麻。
〖〗如果这个人是我,那...我是谁?
【】“化清...”
〖〗“停,不要这么叫我。”
【】“哦?”
男人一挑眉,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饶有兴趣地望着面前的人。
连化清缓缓睁开双眼,那副面孔近在咫尺。眉是浓眉,却显几分秀气,眉峰转折英朗,眉首却相连。眼是一双狭长丹凤眼,眼尾上挑,末了一点泪痣。目有重瞳,昏暗烛光闪烁映照,漆黑如墨的眸子盯着自己,像雕俯瞰猎物,直令人心下发寒。
〖〗“既然,你是连化清...”这个说法真是令人难以接受。“那...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总不能问那么我是谁吧。
连化清动弹不得,无可奈何。
【】“这个,要问你啊。”这副任君采颉的样子真是诱人,啧啧,真不想承认这竟然是我。“是你日思夜念,我又有什么办法。啊,罢了,分什么你我。”
连化清感到自己全身的血管都突突直跳,熟悉的疼痛在蔓延。
〖〗吾命该绝。
为何他虽刚及而立之年,却自觉命不久矣?建立经营魔古道,再造所谓圣童,不过是数年之前的事情,他却恍如隔世。如今的他有些后悔了,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察觉到。年轻是年轻,却不再气盛了。他以前也曾失败过,却不像那次,失去了运筹帷幄的自信。于是,连化清与魔古道脱节了,他还是那个独立的个体,而不再是什么教主。他想过普通***子。但是他不能。他的身上带着病毒,背着无数条人命。
〖〗“能替我,把烟膏拿来吗?”
声音已是颤抖。
他抽大烟也不过一两年光景,是为了抑制疼痛的,他一点也不享受,反而痛恨这种感觉,哪怕是在吞云吐雾的时候。
【】“什么?”
男人猛地一怔,扣着他双手的手也随之一松,连化清却没有力气挣开了。一低头,刚好看到他脖颈蔓延的紫色凸起的血管。
【】“你...等着!”
他一时乱了方寸,在那破旧的房间里乱翻。把烟枪递给连化清时,双手都在颤抖。
连化清接过,吸了一口,半晌才吐出,白雾在房间飘散。
男人怔在原地。
【】“你...告诉我,这...这是怎么回事?”他身上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吸鸦片!
心中已是错愕慌乱。
〖〗“什么?”他不是说他就是我吗,怎么会不知道关于我的所有事情。
连化清却是失了兴趣,只默默吸了一口烟。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