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八
回家以后连化清就病了。许是十冬腊月的天津城太冷了。
〖〗不过是受了风寒而已...前几年也很少生病,这日子有人照顾,倒是连身子都弱了?
连化清也不知怎的有这样一种想法。然后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全身上下都是冰凉的。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
醒来时,就觉得自己被一团温暖包裹,是被阿青拥在怀里的。面前就是那人的脸孔,带着几分关切。
【】“醒了?”
〖〗“嗯...”
【】“饿不饿,给你煮了粥。”
说着起身。却被连化清拽住手臂。
〖〗“陪我待一会儿...”
低头看那幅疲倦又带着几分央求的面孔,心忽地一软,轻轻封住他的双唇。
〖〗“唔...别!”
【】“这样把你的病分担给我一半好了~”
抬眼看见那一抹笑容,连化清忽而不想再争辩。
〖〗随他去好了...他体质又没有这么差,哪会那么容易生病...
【】“乖,把粥吃了。”
连化清从小也没有过这样的待遇,看着那人端起汤匙吹吹,试试温度,再递到自己嘴边,也极其配合地张开嘴。
阿青也眼含笑意地望着连化清。
【】世上还会有如此可爱的人啊。
连化清又在怀抱里睡着了。再醒来已是傍晚,虽是冬天,自己又病着,可是被这么紧紧裹着睡一觉,他还是觉得背上都出汗了。
阿青总是醒得很准时。
〖〗“我想洗澡...”
【】“不行。”
〖〗“热...”
看到那个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小眼神,阿青在一秒钟后妥协了。接好水,小心翼翼地褪掉连化清底裤,直接把他抱到了洗澡的木盆里。
〖〗“喂!我...我自己可以的...”
o(*////ⁿ////*)o
阿青只觉得热气混合着连化清身上独有的醉人香气扑面而来。咬咬牙强行镇定,一遍遍对自己说“他现在病着”。
连化清倚在木盆的边缘,苍白的肌肤不再爬满恶劣的血管,此时被温热的水浸泡着,微微显现粉红。双眼也似染上氤氲的水汽,目光朦胧地望着对面的人。
最终阿青还是掬起一捧水,仔细地轻柔地替他清洗身子,然后又把身体擦干,搂回被窝里。
〖〗“阿...阿青...~”
【】“嗯...嗯?”
〖〗“没事,我就是想叫你。嘿嘿。”
若是回到十年前,连化清打死都不会承认这个一脸痴笑的人是自己。爱情是奇妙的东西。
【】“乖,快睡吧,睡吧。”
连化清头一回不着急快点好起来了。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七
自除夕夜后,二人的生活也回归了正轨,小日子过得不错,却是甚有默契地都再没提起过这件事。连化清也当自己是趁醉装疯了,心里尴尬了一阵也就假装忘了。
【】“化清,”
〖〗“嗯?”
【】“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生辰...我怎么知道。“呃,就...八月十五...吧。”
【】“吧?”自己是哪天生的还模棱两可?
〖〗“我也不是很清楚...咳,我连自己爹妈是谁都不知道...”
连化清越说越小声。
【】“化清?”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那为什么说八月十五?”
〖〗“是中秋节。你来找我的那一天。那之前...我都不算活着吧。”
【】“……”
阿青不知怎的心里忽然有点泛酸,转身把连化清圈在怀里。
这样的怀抱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天冷他们也常依偎取暖,可总觉得这次有些不一样。连化清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腰身。
两人就这样在雪后的小院里静立相拥,冬日正午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树枝一点点洒在身上,在浓密的睫毛投下阴影。
阿青捧过他的脸颊,轻声道:
【】“化清,我喜欢你。”
连化清抬眸望向那双深邃眼瞳,一如他们初见时,近在咫尺。
他的内心是纠结的,也是恐惧的。他也喜欢阿青。可他不想承认。那双眼睛就那样认真地望着他,令他如痴如醉。他只好悄悄偏头躲开那目光,默许了那表白。
【】“化清,我想听你的答复。”
对方如是说着,却并没有给他答复的机会――低头,冰凉薄唇覆上。
连化清的瞳仁有瞬间的一缩。突如其来的一吻,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凌乱间似乎听到对方有些慌乱的轻声道歉,而后逃也似的回了房间。
午饭时,谁也没再提起。这类事上,二人总有这一种心照不宣。
下午,阿青提起要去灯会。今儿个是正月十五上元节,灯节这等热闹事儿,天津的老少爷们定是不会错过的。待到他们走到地儿,天色也暗下来,早已人山人海。
二人一路走马观花,人流拥挤中各色花灯眼花缭乱,走着走着,心也就不在看灯上了。
【】“化清,拽着我的手,别走丢了。”
连化清乖乖把手交出去。
十指相扣。
不知不觉地偏离了人流,快到了海河边。这个时候海河还没冻上,站附近是冷得厉害。
阑珊灯火便有些褪色,喧闹声也远了河岸,万物皆失色,唯面前之人风华绝艳。
连化清穿的一件棉袄不算厚,阿青更不济,却还是替他紧紧围脖。
【】“别冻着...?”
连化清趁着这个空当,抬头吻在那人唇上。
阿青先是一愣,然后撬开贝齿,舌长驱直入。
连化清有点想要逃避。却又不甘示弱似的笨拙地回应。粗重的呼吸间满是熟悉的醉人的气息。
连化清感到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了,是本能的生理反应。他一向相信自己的理论――出于本能的反应是低端的。可他现在却无可奈何,或者说,不想抗拒。
一吻终了,二人对视相顾无言。
半晌,才听他魅惑声音响起。
【】“回家,我给你煮汤圆儿。”

——————————话题外———————————

话说第二季肖三没了,可以吃肖连或者连肖的BE版本,要知道——你死了,但是活在我心里(大概吧)
或者可以肖三死了——没有你,是遗憾。(魔古道的遗憾?)所以:没有你,蘑菇道没了(肖三这个)营养?(划掉)
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魔古道会毁灭?因为营养不良???

我在发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吃肖连/连肖的可以用第二季的背景让他们成为一种遗憾美。还可以写人鬼情未了的梗(「・ω・)「嘿

肖三:连化清,我在地狱等你,等魔古道。(在地狱当先锋?)

夸我吧,看看这脑洞(*/∇\*)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六
今儿是大年三十。按例儿讲是要守岁的。连化清自个儿过了多少个年,从没遵着什么规矩,今儿却也陪着阿青熬夜。
阿青给他包了饺子。连化清默默地嚼着,突然鼻子有点发酸。他多少年没哭过了,兴许记事之后就再没有。
阿青还备了挂鞭炮,大是不大,几十响而已。可噼里啪啦过后,连化清眼睛里都蒙上了一层水汽。
吃过年夜饭,他俩就跟被窝里蜷着,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
现在二人差不多琢磨过味儿了,其实他俩并不是同一人。阿青是连化清幻想中的自己,这一点儿不怪,人人心里都有个更完美的自己。但问题就出在了,那个人不会在现实中存在吧,起码是不会来找你。这中间是有一个人,帮他把阿青,具象化了。
连化清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日子有点甜得发腻了。孤身一人久了,都忘记了陪伴有多幸福。他以前曾想过,找个姑娘好好过日子。说实话,他喜欢大户人家的女儿,不是歧视穷人,他觉得不管是大家闺秀也好小家碧玉也罢,姑娘家总得有点教养。老话儿讲“腹有诗书气自华”,老祖宗这话可一点不假,能侃侃而谈,肚子里有东西的人,气质不会差到哪去。出身就决定了一部分的命运,以及个人将来的定位――尤其是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他觉得要是能娶个媳妇儿,再生个一儿半女,妻贤子孝,真是天伦之乐了。这个时候再想想自己曾经为了再造“圣童”四处找处子之身的姑娘,他都感到一阵恶寒。现在的他完全就是再普通不过的百姓心态,心平气和,任谁也无法把他与那个嗜血的教主联系到一起。
可是人都是自相矛盾的。
【】“化清,你以后怎么打算。你现在还这么年轻,总不能就这么混下去吧。”
〖〗“噗,”这家伙突然有点搞笑。“你和我同岁好吧?能不能别用一副家长语气说话。”
【】“好啦好啦,别闹。”
〖〗“我想...复兴魔古道。”
话一脱口,连化清自己也是一愣。
〖〗原来,我还是抱着这种想法的吗...还是说这念头已经根深蒂固,成了习惯。
【】“化清,”
阿青有些艰难地开口。
【】“你还记得,你当初建立魔古道的初衷吗?”
连化清沉默半晌。
〖〗“救人。”
【】“对,”
阿青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后来,你害死了多少人?”
连化清面色发白。
【】“化清,我...不是故意说这些的,但是,现在还要复兴,有意义吗?现在解放了,上上下下讲破除迷信,魔古道是什么?是邪教,是蛊惑人心危害社会的东西,你现在讲复兴,不是害你自己吗!”
他一口气吼完。
【】“化清,对不起...”
〖〗“是我的错。我早就偏离正轨了。早就忘记初心了。”
连化清偏头躲开他的目光。
〖〗“我还有一个想法。”
【】“你...说。”
〖〗“我想过平民百姓的日子。”
连化清越来越觉得,阿青和他理想中的那个贤妻,重合了。背景同他一样,出身名门不错;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才识渊博,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这简直就完美契合他的条件了――虽然是个男的,还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他有点不敢想下去,可是也不知是寒冬里身边的一点体温还是饭桌上那一斛浊酒起了作用,他半梦半醒似的就说了下去。
〖〗“阿青,你会陪我吗?”
连化清模糊地问。
阿青望着面前熟悉脸孔,缓缓道
【】“好...我陪你过一辈子平民百姓的日子,粗茶淡...”
低头看怀中人,却已入梦乡。
俯身轻吻眉心。
这该是连化清人生中过的第一个像年的年。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五
自那一次漫聊彻夜,连化清便再没当着阿青的面吸过烟。阿青也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反感。事实上,他只是不忍心看他糟践自己,却也不忍看他痛苦。
他们二人从不一起出门,虽然认识连化清的人并不多,只知道他性子孤僻,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
那天阿青早晨出门,傍晚才归来,手中提着一个纸包。连化清本可以不问的,但耐不住好奇。却是阿青先开口的。
【】“化清,”
〖〗“嗯?”
【】“把烟戒了吧。”
〖〗什么?“怎...怎么戒?”这是吸毒,又不是吃糖,说戒就能戒了?
【】“强行戒断。”
连化清看着他打开纸包,里面的东西,颜色乌黑,剂子形状。所谓剂子,就是把长条状的东西,正切一刀,反切一刀截成的小段,和药糖类似。
【】“还有这个,”
说罢,捏起一颗在他面前晃晃。
【】“药。”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四
转眼快到小年了。

街坊邻里的都忙活起来了,清扫的,置办年货的,好不热闹。天儿冷得紧,连化清裹了裹身上的被子,又感到被子被扯回去一些。

连化清是穷得很,不然再不济也不会住在这破平房,连床厚被都不趁。以前自己一个人倒无所谓,现在居然还多出个人来,多张嘴就不说了,连被子都要抢。
【】“化清,”
连化清闻声回过头去。他现在也习惯了“化清”这个称呼。
【】“你冷吗?”
〖〗“冷。”
连化清话一脱口就被用力搂到怀里。他本是抱膝背对着“自己”坐,这一抱,把他整个儿人都周过来了。
那人披着被子坐在他身后,把蜷着身子的他夹在修长的双腿之间,倾身贴在他的背脊,手臂搭在他瘦削的肩头,手掌覆上他的手。
周身顿时被温暖包围。
【】“我给你捂捂。”
那人轻笑道。
〖〗“你...”
【】“嘘。别在意,我们是一个人。”
连化清是真的觉得这个姿势不太妙,刚想发作,却被打断。
【】“化清,你给我讲讲吧。魔古道的事。”
连化清身子一僵。半晌,缓缓道好。
男子就这样把连化清圈在怀中,听他娓娓道来。
喑哑带着几分魅惑的嗓音在寒冷的空气中碰撞回荡,竟令他一时有些失神。
【】明明这就是我的声音。为什么呢?与我相比,他什么都没有,没有绝对的力量,也没有傲人的智慧,甚至吸食鸦片。但是凭什么,我从不曾觉得他是一个无趣的人?为什么他令我如此着迷?我是照“她”说的做了找到了这个人,可我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反而有了更多的疑虑。世上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并不是巧合吧。
【】“以后,你唤我阿青罢。那个人,就是这样叫我的。”
突然响起的声音。连化清回过头去,薄唇与那人几乎蹭上,却丝毫没有在意,目光直视。
【】“母亲...”
阿青便略一停顿,观察他的反应。
【】“我是这样认为的...也许,是创造者也说不定?”
〖〗“解释清楚。”
【】“不...要是解释得通,我还来找你做什么。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我从哪来的。”
〖〗“阿...阿青,你想听听我的想法吗?”这样叫,着实有些别扭啊。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唤他,也是第一次与他推心置腹地交谈。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番外2
连化清坐在桌边托着腮琢磨。
〖〗连二(他就这么悄悄叫了,虽然不敢明面上说2333)也太戳我心了吧...怪我把自己想象得太完美,结果这些优点都归他了...好气!

〖〗比如说吧,智商高,导致斗嘴我完全没赢过,解决不了的问题却都让他摆平了,本教主很丢脸!

然后,太攻了...导致本教主腰到现在都很疼...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番外1
“连化清,有个姑娘找你。”
两只齐回头,然后对视,到底找谁啊?
〖〗“肯定找我啊,除了我没人认识你。”
【】“可是我觉得我比较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如果是姑娘的话应该是找我的...”
〖〗“麻烦滚一下好吗。”
――兼职送外卖的顾影一脸黑线地把炸糕递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我觉得咱俩有必要区分一下,别人都分不清。”
【】“嗯你说,怎么分。”
〖〗“这样吧,我叫连一,你叫连二怎么样?”
【】“不怎么样,为什么我是二?”
〖〗“因为****萌。”(ˉ▽ ̄~)
【】“咳咳,清儿...~”
教主心道不好,这笑容有问题...
结果第二天,教主一天没起来床。
(ps:北方方言里“二”有蠢的意思,玩笑意味,有打情骂俏的意思???〔详情戳度受〕)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三
连化清默默地立在榻前,安静望着面前熟睡的男子。
〖〗一转眼,这个自称是我的人也来了半个月,每日就是骗吃骗喝...一天到晚没完没了地侃天说地,也就睡觉是能安分些了。我到底为什么...让他留下来了呢。

连化清自己也不知道。但事实上,连化清是喜欢他的。也许并不是喜欢这个人,毕竟他们接触并不多,只是他完美地契合了连化清心中描绘的那个『理想型』,空想中的一个所谓近乎无暇的人,就这么有血有肉活生生地站在了他面前。

他有着连化清的外貌(他很看重这点并且对自己很满意),还过着他望而不及的生活。这蹭饭的劲儿,倒是真像极了他还是个半大小子时当街乞讨的日子,却又比那时的他多了不知多少胆识魄力,而又如闲云野鹤般逍遥。

所以此时与其说“喜欢”,倒不如说是“羡慕”,但是日后他才知道,这“理想型”,还有另一重含义。

【转载已授权】低端情感


#二
连化清坐在那把木椅上,双手被一只手反铐到椅背后面,男人倾身,单膝跪在他两腿之间的椅面上。双眼微眯,目光中透露着些许危险的信号。单手挑起连化清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轻描淡写,却难以挣脱。
连化清蹙眉,紧闭双眼,偏头不去看他。
〖〗究竟是如何到了这一步境地...
连化清心乱如麻。
〖〗如果这个人是我,那...我是谁?
【】“化清...”
〖〗“停,不要这么叫我。”
【】“哦?”
男人一挑眉,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饶有兴趣地望着面前的人。
连化清缓缓睁开双眼,那副面孔近在咫尺。眉是浓眉,却显几分秀气,眉峰转折英朗,眉首却相连。眼是一双狭长丹凤眼,眼尾上挑,末了一点泪痣。目有重瞳,昏暗烛光闪烁映照,漆黑如墨的眸子盯着自己,像雕俯瞰猎物,直令人心下发寒。
〖〗“既然,你是连化清...”这个说法真是令人难以接受。“那...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总不能问那么我是谁吧。
连化清动弹不得,无可奈何。
【】“这个,要问你啊。”这副任君采颉的样子真是诱人,啧啧,真不想承认这竟然是我。“是你日思夜念,我又有什么办法。啊,罢了,分什么你我。”
连化清感到自己全身的血管都突突直跳,熟悉的疼痛在蔓延。
〖〗吾命该绝。
为何他虽刚及而立之年,却自觉命不久矣?建立经营魔古道,再造所谓圣童,不过是数年之前的事情,他却恍如隔世。如今的他有些后悔了,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察觉到。年轻是年轻,却不再气盛了。他以前也曾失败过,却不像那次,失去了运筹帷幄的自信。于是,连化清与魔古道脱节了,他还是那个独立的个体,而不再是什么教主。他想过普通***子。但是他不能。他的身上带着病毒,背着无数条人命。
〖〗“能替我,把烟膏拿来吗?”
声音已是颤抖。
他抽大烟也不过一两年光景,是为了抑制疼痛的,他一点也不享受,反而痛恨这种感觉,哪怕是在吞云吐雾的时候。
【】“什么?”
男人猛地一怔,扣着他双手的手也随之一松,连化清却没有力气挣开了。一低头,刚好看到他脖颈蔓延的紫色凸起的血管。
【】“你...等着!”
他一时乱了方寸,在那破旧的房间里乱翻。把烟枪递给连化清时,双手都在颤抖。
连化清接过,吸了一口,半晌才吐出,白雾在房间飘散。
男人怔在原地。
【】“你...告诉我,这...这是怎么回事?”他身上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吸鸦片!
心中已是错愕慌乱。
〖〗“什么?”他不是说他就是我吗,怎么会不知道关于我的所有事情。
连化清却是失了兴趣,只默默吸了一口烟。